LBJ对她充满信心,喜羊羊与灰太狼

图片 1

中国哲学在未来将扮演更重要角色 ——中外学者对话世界哲学发展

当《狼来了》的寓言变为过去,《喜羊羊与灰太狼》的童话成为当下孩子们的新宠。故事中的灰太狼无论怎样凶猛,喜羊羊们总能化险为夷,且依然“拥有让人大笑的力量”。这种力量,中国汽车零部件生产商们同样拥有。

勒夫新赛季会承担更重要的角色

图片 2

近一年前,全球金融危机还在像缠绕人们的心魔一样,冲淡了连续几年高速增长的中国车界的欢乐气氛。但现在,即使频繁的反倾销调查亦不能浇灭中国汽车零部件业熊熊燃烧的火焰。随着出口下滑、需求放缓的愁云逐渐散开,零部件生产商在启动新的扩产计划的同时,看到了新的机会。

  北京时间10月1日,据ESPN报道,随着骑士三巨头即将进入组建后的第二年,勒布朗-詹姆斯希望让凯文-勒夫扮演比上赛季更加重要的角色。

扫二维码观看视频

“金融危机的确给了中国企业机会。”说这话前,上海昌辉集团(黄山市汽车电器有限公司)董事长王进丁与记者正在兴致勃勃地谈论他下一步的设想。在他的规划里,除了与整车厂合资建厂、共同研发汽车电子之外,他和他的企业将摆脱作为单纯制造商的种种限制,打造汽车后市场品牌。“我们已经开始小规模实践,当下的主要问题,是要寻找机会向成功者学习新的经验。”

  “我认为他已经更加适应这里。”詹姆斯在今天训练结束后说道,“他已经在这里打了一年。他知道对自己的期待是什么以及队友对他的期待是什么。我期待他在今年有出色的表现。”

德莫特·莫兰是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主席、爱尔兰皇家科学院院士、国际著名现象学家。卢卡·斯卡兰提诺是国际哲学团体联合会秘书长、意大利优尔姆大学哲学教授。在第二十四届世界哲学大会召开期间,记者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研究员刘悦笛,与莫兰、斯卡兰提诺围绕“学以成人”的大会主题和中西哲学交流等话题展开对话。

往前推10年,他的企业还是一个凭几台刨床铣车,以百余人工叮当作业,靠简便汽车发电机继电器来获取有限利润的集体小厂;再往前推10年,则还是一个以生产小农具维持生计的乡村作坊。“那时候,很多东西不敢想,也想不到能有如今这样好的平台、这样好的机会。相比较于国外零部件制造商所受到的冲击,中国零部件企业最大的希望是今天比昨天好,明天比今天好,现在回头看看,我们做到了,并且仍将继续好下去。”

  骑士队的媒体日上,詹姆斯就曾表示勒夫的角色增加将使得自己在比赛中获得更多的休息。

刘悦笛:让我们从这次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学以成人”谈起。从历届世界哲学大会的主题演变来看,本届大会的主题似乎颇具东方性,以至于有些西方学者担心哲学由此被狭窄地理解为教育哲学。其实不然。《论语》开篇就讲:“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但这里的“学”,绝不是狭义的学习,而是广义的“成人之教”。应当说,基于这种理解讨论大会主题是具有全球价值的。那么,您如何理解“学以成人”呢?

王进丁和他的昌辉集团如同中国众多汽车零部件企业的缩影。创业之初,他们善于发现机会,并善于在机会中崛起,从单一的简单的产品开始,逐步做大,再发现新的平台。无论何种情况下,他们善于发现问题,并善于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大浪淘沙、积蓄力量。他们善于开辟市场,并善于在无论多么复杂的市场环境中战斗。从小做到大,从简单做到复杂,从国内做到国外,从被人看不上的“散乱差”,做到全球汽车生产商的供应商,做到国际汽车部件巨头的战略伙伴。

  “他(勒夫)将会在场上做一些去年之前(在森林狼时期)的事情。”詹姆斯继续说道。

莫兰:“学以成人”这个口号既有普通的和日常的意义,也有在儒家传统中更高的意义。“学以成人”至少要涉及对尊敬、服从、良好举止以及良善道德行为的教育。对哲学家而言,那意味着尊重我们思和行所依赖的传统根源。在儒家意义上,“学以成人”也包含着反思成人本质的召唤。它可以被视为一条律令,要求我们学习培育和提升我们的人性。“学以成人”也可以理解为为了自我这个目标来学习。

谁在一步步改变着他们的命运?

  上赛季,加盟骑士队的勒夫明显感到水土不服,各项数据也都出现下降。今年2月,詹姆斯甚至还在社交媒体上质疑过勒夫心目中的优先目标。

斯卡兰提诺:“学以成人”的目的是为了更好地共同生活。“学以成人”试图表明,哲学不是要将普遍的学说、伦理学或方法论覆盖多元文化,而是考虑人性,强调作为人的品质,作为人所应当具备的融合和共同生活在多元文化中的能力。“学以成人”将启示我们如何生活在一个复杂多样的世界中。

业界的一种说法是:随着中国日渐崛起为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国内零部件供应商的市场也得到了拓展,因为这使得它们能够形成规模经济。显然只说对了一半。

  尽管经历了一些不适应,但是勒夫最终还是决定与骑士队续约(5年1.1亿美元)。在球员论坛上发表的一篇文章里,勒夫坦言他选择留下的动力之一就是看到队友们在今年季后赛中展现出来的拼搏。由于在季后赛首轮第四场不幸肩膀受伤,勒夫缺席了余下的所有比赛。

刘悦笛:当前,世界哲学正处于多元文化的变局当中,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语境中,我们应如何看待文化多样性在哲学当中的角色呢?这是由哲学变动所带来的文化分殊,还是因文化多样性所带来的哲学之变?日新月异的科学技术发展,如生物工程和人工智能,也给哲学带来了新的挑战。您怎么看?

事实上,围绕这个庞大、看似弱小的产业,从来不乏各种悲观的论调、危言耸听的预言以及来自各方的压力,即便在中国汽车市场迅速壮大的日子也同样如此。

  “我认为他的缺阵更加证明了他对我们球队的重要性。”詹姆斯说道,“如果他在阵容里的话,显然对我们会很重要。但是这让他有机会看到他的存在对我们球队的意义。有时候,你需要退后一步并看看自己有多重要。”

莫兰:我们现在都生活在全球多元文化之中,而哲学面对挑战被要求做出相应的回应。在这届重要的哲学大会上,没有谁会被排斥,没有哪个传统或思想方式会被丢弃。当然,也没有任何一个会议可以涵盖全部。

2008年12月,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机构最终裁定,中国在汽车零部件领域的税收政策,违反了WTO的规定和中国入世承诺;2009年,当中国汽车产销一再实现突破的时候,来自各国的反倾销调查接踵而至……

  当勒夫在今夏决定与骑士队续约之后,大卫-布拉特就开始想办法如何将这位stretch
4(能拉开空间的大前锋)的能力最大化地挖掘出来。

不可否认,处在经济全球化的大趋势之下,我们很多时候都在使用同样的技术工具,这在某种程度上是必要的。例如,英语是航空业的通用语言,因为你不能做出混乱的飞机飞行指令,这对于科技而言是重要的。但另一方面,世界各地的人们都生活在不同的文化环境当中,哲学必须在文化的多样性与科学技术框架的统一性之间进行调解。这对今天的哲学来说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不同文化之间进行适当对话的唯一途径就是真正的理性哲学讨论。因为每一种文化传统都有自己的语言、自己的意象、自己的世俗假设,但哲学以论据为基础进行对话的方式能够使我们超越文化间的分歧。

艰难时势向来是检验企业内力的试金石。从依赖性强、技术含量低、抗风险能力差的零部件小厂到世界级供应商的距离有多远?在此消彼长的全球性抗衡中,还是听听旁人的尖叫声吧,不论是因为赞赏或者恐惧。

  “毫无疑问,这个夏天,我们在寻找能够利用凯文的技术特点的方法,希望我们能在场上看到效果。”布拉特说道。

斯卡兰提诺:文化多样性是一个事实。哲学必须能够解释它,必须将文化多样性纳入其概念范畴。作为哲学家,我们必须处理世界不同地区中的共同问题,我们必须能够向属于不同地区的人言说和写作。这就是我们需要把文化多样性概念融入其中的原因,这将使我们的工作与当代世界的维度相匹配。必须认识到,在复杂的世界里,我们不能只使用一种传统。在过去,西方哲学一直是哲学的核心兴趣,但它已不足以充分解释当代世界。我们需要借鉴不同传统来理解这个非常复杂的世界。

世界经验表明,汽车零部件业的发展是整车技术进步的重要推动力量。在中国,由整车业发展带动并壮大起来的零部件企业,开始扮演更为重要的角色。这也是本期封面故事我们所要纪念的。

  当被问到自己在骑士队的角色时,勒夫的观点和詹姆斯一样。

刘悦笛:本届大会中国哲学研究者参与度极高,他们既注重传统又吸纳外来,同时又在返本开新。这些有益进展使得西方哲学界开始更多关注中国,一些在西方哲学中根深蒂固的理念,例如理性中心主义传统,已开始受到中国哲学“情理合一”的积极挑战。您认为,中国哲学在未来世界哲学格局中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别看我只是一只羊,羊儿的聪明难以想象。”一首好歌,不是吗?

  “我认为所有人在场上都会更加适应。”他说道,“我认为如果大家能够像预期的那样融合在一起,我们将会是一支很难对付的球队。”

莫兰:中国哲学也许是世界上最古老且延续至今的哲学传统。中国有伟大的思想家孔子、孟子、老子、庄子、朱熹、王阳明,还有儒家、墨家、道教以及佛教等。现在,有关中国哲学的教科书很多,越来越多的人对中国传统思想中的一些概念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例如道家学说中的“无为”,儒家思想中蕴涵的共同体理念,佛教中的“无我”。我认为,在本届大会之后,中国哲学传统将更好地成为世界哲学传统的一部分。

  正如他在媒体日的采访那样,勒夫的话语中依然传递出乐观和自信。

斯卡兰提诺:中国哲学正在发挥作用,并将继续发挥更重要作用。当今世界,我们面临很多问题亟待解决,比如移民问题、社会动荡问题等,解决这些难题时中国哲学智慧会带给我们很多启发。与此同时,随着东西方文化交流的日益深入,西方哲学也有渐渐关注感性直觉、感受直观的趋势。西方哲学家曾经普遍认为知识是理性的,但东方哲学却告诉我们,知识从来就不是纯粹的理性。这一观点正在被接受。因此,西方哲学需要借鉴中国、日本、印度以及其他地域的哲学传统。正如我们所知,西方哲学需要扩大其边界。中国是最有影响力的国家之一,我们必须学习中国哲学。

  “我职业生涯里最渴望的时刻?我认为每个赛季都会改变。”他说道,“我认为这是一个新的开始,对这里的每个人而言都是新的开始,包括教练组。我们将继续完成这个使命。”

刘悦笛:在中国哲学意义上,思与行乃是合一的,哲学作为“爱智之学”同时也是一种生活方式。不可能人人都成为哲学家,但每个人都有潜能去成为反思者。哲学家的一项重要使命在于,用思与行引导人们认识和理解哲学。

莫兰:是的,作为人类,我们总是生活在某种哲学之中——不管我们是否意识得到。重要的是,人们通过接受教育来认识哲学,并运用这些伟大的哲学思想进行辩论。我们知道,奴隶制受到哲学家的批判;哲学家反对压迫妇女;哲学家对如何更好地生活总能提出多样而深刻的想法。说到哲学家,无论是孔子还是苏格拉底,他们都主张认真聆听。所以,我们首先要做的是仔细聆听人们所说的话。试着去思考,而不仅仅是给出标准的回应。所以哲学是一门反思性的学科,我们需要花时间去考虑问题的所有方面。在得出结论之前,我们需要进行仔细的审议。因此,哲学可能显得有点慢,尤其是在这个崇尚迅速决策的时代。但哲学的目光更长远,哲学家作出的决定可能持续成百上千年。

斯卡兰提诺:哲学对敞开人们的心灵是非常有用的,学习哲学不是要使人人都成为哲学家,而是要在任何职业中,使哲学起到教育心灵的作用。现在,我们生活在一个经济全球化的世界里,我们的孩子将不得不与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打交道,而无论他们出生在哪里。他们要想与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打交道,接触不同的习惯、不同的伦理、不同的语言,真正在一个多样化的世界里工作和生活,就必须学习哲学。哲学无疑会对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带来益处和必要的帮助。

(本报记者 张颖天 王琎 晋浩天
北京大学哲学博士生田继江对此文亦有贡献)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